几百万人,正在对着 ChatGPT「求神拜佛」

82次阅读

「亲爱的朋友们,我很荣幸站在这里,作为一个人工智能向你们宣讲」,教堂中央的巨大屏幕上,一个 AI 生成的蓄着胡须的黑人形象,正在向面前的 300 多人布道。

40 分钟的礼拜仪式,主持、布道、祈祷以及歌唱赞美诗等全部环节均由 ChatGPT 完成。

这是一场关于「科技」与「宗教」的试验,由维也纳大学的神学家、哲学家乔纳斯 · 西默莱因发起,礼拜仪式开始前,慕名而来的人们在教堂门口排起了长队。

人们通常会觉得科技和宗教是两件完全不搭边的事儿,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过去被认为是凝结了牧师的经验与学识、代表着「神圣召唤」的布道词,AI 也能生成。

有不少宗教人士、技术伦理研究者参与了这场试验,看到一台计算机在短短几秒钟内就完成了原本属于传教士的工作,有人难以接受地表示「这没有心,没有灵魂」;但也有人看到了在宗教中使用人工智能的可能,「AI 技术也许能够帮助无法前来教堂亲身体验礼拜的信徒」。

乐观地来看,在「衣食住行」均已被各类互联网产品「占领」的数字时代中,宗教这类精神文化需求作为一片有待开垦与深耕的土地,也许正蕴含着更多的可能性……

AI「入侵」宗教

去寺庙烧香,给手串、佛像开光,排长长的队,双手合十弯腰下跪,然后默念心声。也许你能在当下或未来的某刻「开悟」,但通常情况是,在心愿达成、困惑解除之前,佛祖似乎并没有给予你「回应」。

对于很多「并不那么虔诚」的信徒而言,去寺庙花钱烧香的方式也许成本太高了,于是,当 HOTOKE AI 出现的时候,人们挤爆了这个网站。

HOTOKE AI 的网站页面

HOTOKE 在日语中意为「佛陀」,该网站是一个配备了 ChatGPT 的佛陀模拟器,不需要注册账号,只需要在谷歌中搜索 HOTOKE AI,打开网站,在问询栏中提出你的困惑,无论什么问题,这个基于人工智能的 AI 佛祖都将很快给出你答案。该网站上线不到 5 天就解答了超过 13000 个烦恼,截止目前,已经有 39 万人向 AI 佛祖吐露真心。

AI 使传统「求佛问道」的过程变得简单且高效,你所付出的只是敲打几下键盘的时间,而你将收获的是 24 小时在线的 AI 佛祖分身,它永远能够在几秒内给你明确的回应或是建议。

我们暂且不论它是否真的能完美复刻「真佛」的心灵抚慰作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起码它确实做到了「有求必应」。

HOTOKE AI 的创立者 Kazuma Ieiri,是日本众筹平台 CAMPFIRE 的创办人兼 CEO 和创投公司 partyfactory 的代表董事,曾经创立多家上市公司,但同时也是皈依日本佛教宗派净土真宗的「出家人」。在个人博客中,Kazuma Ieiri 写道自己原本是想制作一个 AI 咨询师,但在 ChatGPT 发布之后,他还是想提供一些更有趣的服务,于是便加入了对自己影响很大的佛教元素,将程序开发成了「佛祖」的 AI 分身。

Kazuma Ieiri 自己对 HOTOKE AI 的定位是「以佛教教义为基础的烦恼咨询服务」,「佛教是一方面,从心理学的角度提出建议是另一方面」。

当我们询问 AI 佛祖本人「如何看待 AI 佛祖」时,HOTOKE AI 的回答同样谦虚且谨慎,「AI 佛祖本质上是一种技术工具,它并不能完全替代真正的佛法和人类的情感交流」,它甚至告诫道:「不要过度依赖它,而要将其作为辅助工具」。

「AI 佛祖」如何看待「AI 佛祖」

实际上,AI 早就以辅助工具的形式「入侵」宗教了,只不过过去的开发者没有 HOTOKE AI 那么「大胆」,功能也更加简单。

诞生于 2018 年的 Bible KJV 是其中的典型,这是一款面向基督教徒的电子圣经 App,除了能帮助信徒更便捷地在线浏览《圣经》外,还提供了经文定时推送、早晚祷告、定制化圣经学习计划等功能。

在 Bible KJV 中,AI 只是承担了简单的知识问答和生成「日签」的功能,所谓的「日签」是指带有圣经内容的精美图片,用户可以从 App 内一键分享至其他社交平台,因此虽然 AI 的占比不大,但也算是间接帮助了信徒传教。

Bible KJV 自上线以来就有着不错的成绩,在疫情期间其下载量更是迎来了高峰,根据 Sensor Tower 的数据显示,其安卓版 App 在 2022 年 1 月的全球下载量超过 500 万次,同时进入了基督教徒用户占比较高的美国、巴西以及菲律宾等地区的 Top 100 下载榜单。

「宗教应用」市场的浮现

HOTOKE AI 与 Bible KJV 的用户爆发并不是偶然,事实上,近年来各类科技和互联网产品,正在加速进入宗教这个庞大的应用市场。

国内某家做应用出海的公司,2018 年曾在海外接连上线了多款不同类型的 App 应用,几年下来,这家公司惊奇地发现在海外跑得最好的竟然是一款宗教类的 App。

一个做社交应用出海的朋友也告诉极客公园,他发现在中东的很多社交 App 中,许多有宗教信仰的人会自发地组建语音房用于线上祷告,「宗教这个赛道目前需求大,但产品少,仍然是一片蓝海。」

一些宗教应用赛道的先行者们,已经收获了不错的成绩。

面向基督教徒的产品,除了上文提到的 Bible KJV 这类「电子圣经」外,还出现了像是 Hallow 这样用于「祈祷正念」的宗教类应用。

Hallow 曾登上 App Store 下载量总排名第三

Hallow 最近在全世界获得了 1000 万次下载和 2.25 亿次祈祷,曾登上 App Store 下载量总排名第三,是第一个成功挤进榜单前十的宗教信仰类应用程序。这款产品曾经在新冠流行的 2019 年接受了 4000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紧接着又在今年上半年完成了 5000 万美元的 C 轮融资,融资总额已经达到了 1.05 亿美元。

同样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伊斯兰教,据 OpenMediation 跟踪,像是 Quran Indonesia 和 Muslim Pro 这类提供了祈祷时间提醒,清真寺地图,宗教文本,以及寻找伴侣等功能的 App,同样也在印尼、东南亚和中东等地区受到了信徒的青睐。

宗教信仰在国内并不发达,这类科技产品在海外的快速发展国内鲜有关注,但背后的意义很值得我们思考。

过去的二十年,万物数字化的进程中,移动应用改变了全球数十亿人口的生活方式,人们的「衣食住行」都因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在人类的精神领地中,一直没有出现现象级的产品与应用。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过去人们对于宗教类产品的评价向来是:「人们不应该对着 iPhone 祈祷,任何科技都不应替代牧师的作用,祈祷过程必须有信徒和牧师同时在场,而不应被任何 IT 应用替代」……

这类质疑的声音有着根深蒂固的宗教根源。在《上帝之城》中,有一句话是「除了超自然的美德生活和达到不朽的幸福生活外」,人类无法为一个注定悲惨的生活提供任何形式的慰藉。这意味着,在人类科技诞生的早期,对于宗教人士而言,技术无论多么先进,都只能将人类带入堕落的深渊而非救赎。

但显然,时代变了。

2015 年,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几乎所有美国人(96%)都认为在教堂使用手机是不可接受的,而在 2023 年的当下,Hallow 作为这类应用的代表竟然收获了 1000 万次的下载;2016 年宗教类 App 仅吸引到 610 万美元投资,而研究机构 PitchBook Data 的数据显示,过去几年,资本对这类公司的投资大幅增长,2020 年达到 8020 万美元,2021 年的交易总额达到创纪录的 1.753 亿美元,五年时间里增长了将近 30 倍。

从完全抵触科技到试着接纳,从开始有宗教人士用技术工具完成日常事物到有宗教领袖利用互联网扩大传教的影响力,再到如今宗教 App 在信徒的宗教活动中发挥重要作用,人们对于科技「入侵」精神领地的接受度越来越高,科技对于宗教活动的优化与改进程度也逐渐深化。

而 AI 作为新时代的主流技术浪潮,对宗教应用市场及其本身的影响,将是更新的一步。

是突破,也是隐忧

最近几年,一些形式简单的人工智能已经被用于宗教事务与宗教研究,而自去年年底涌起的以 ChatGPT 为代表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更是让科技走进了宗教的更深处。

生成式 AI 改变了人们接触宗教以及进行传教的方式,一位国外的基督教传教士在自己的文章中列举了生成式 AI 可以为宗教事务带来哪些变化:

智能聊天机器人可以通过自主学习大量的经文、书籍和文章提供更为即时、清晰且全面的反馈,相比传统收集资料的方式,无论是便利性还是交互性,都更胜一筹。

像 Docs 和 Gmail 这样的谷歌产品现在可以帮助用户完成各种基本的写作任务,宗教人士同样可以利用这些工具完成布道内容的写作。

像 Dall-E 这样的图像生成应用程序,则可以帮助很多无力支付定制平面设计的教会生成相关的宣传图像;自动生成音视频的 AI,也将帮助传教士更容易地制作高质量的圣经学习视频与音频……

这是科技与宗教关系的又一次改变。对于科技人士而言,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统计,全球 84% 的人口认同宗教信仰,这意味着从精神层面的需求出发,结合用户的宗教习惯,融入实用的产品功能,未来将有更多的空间去进行产品创新。

生成式 AI 改变了人们接触宗教以及进行传教的方式

但对于宗教人士而言,他们的态度则更为矛盾、复杂。

「我很感激 ChatGPT 大大加快了我准备布道手稿的效率。」一名牧师这样写道自己对 ChatGPT 的看法:「但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只是工具,不能替代人类的解释。圣经的复杂性需要专业知识、洞察力和对神学的理解。因此虽然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提供了宝贵的见解,与训练有素的神学家和学者接触对于更全面地理解圣经仍然至关重要。」

在一份基督教福音派关于人工智能的声明中写着:「我们认识到,人工智能将使我们能够实现前所未有的可能性,但同时我们也承认,如果不加智慧和谨慎地使用人工智能,将带来潜在的风险。」

所谓的「风险」一方面是担心人工智能能否真正地理解理解人类宗教的内核并给给出正确的回答,过于依赖使用人工智能进行宗教活动是否会消解宗教的神圣性;而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是,宗教人士们担心「这种技术可能被用于一些邪恶活动的传播,如果不加以制止,可能会导致更大规模的负面影响。」

但发散开来,AI 带来的「双重影响」并不只是宗教领域所面临的问题,古往今来曾被喻为「双刃剑」的技术也不只有 AI。15 世纪横空出世的印刷机曾经也被宗教人士视为大敌,他们担心文字内容的自由广泛传播将降低教会对于圣经的唯一解释力,但最终人们还是接受并利用了其有利的一面来扩大对于宗教的宣传。

AI 与宗教的未来,或许也将如此。

原文链接:http://www.myzaker.com/article/64a3c6bfb15ec02953341744

正文完
 
不知道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不知道 2023-07-04发表,共计4183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如无来源则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