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LOFTER(乐乎)

65次阅读

注意注意

洋葱学院架空

推理要数有

CP: 秦岺 X 文心      五氧化二磷

有暴力要数

接受就开场!!!!

江花成花,让树成树

秦岺再一次从病床上醒来,脑子跟混了浆糊一样。她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肯定是昨天被强灌的药水的功劳。起床经过新装的柜子前,顺手拿起一瓶药。上面写着 氟哌啶醇,“还真的把我当成精神病了 ……她把药盖子打开,观察了下里面的计量。然后果断把里面的粉末倒在窗外,之后蹲在墙角,用药盖子刮下一层层墙粉——当然,比之前的会少很多。

把偷天换日过的药重新放在桌面上后,自己房间的大铁门响起粗暴的踹门声“1532 号!有警方找你。”又是那粗糙的嗓门,这里的护工不能平和一点吗?秦岺再一次揉了揉头发,也对,这里是精神病院:来到这本来就暴躁,把气撒在精神病人的身上也是习以为常的吧。

秦岺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病号服,突然怀念起自己的棕色风衣——当时无论是正式场合还是其他时间,她都会穿着这件她送的风衣见客。

算了,无所谓了。

秦岺再次一脚把摇摇欲坠的门锁踹裂,这里的病人很少会逃,有想过的也被几次电击给电怕过。

所以这里的门锁非常不结实,挨不了她几次踹。

“1532!你什么意思!”护工明显是被秦岺打怕了,拿着电棍威胁。被秦岺再一次一脚踹过去。

“你们这家精神病院我踩过点,你们都是在这混吃等死的,拿着资助金也不维修设备。这电棍连光都不亮了,要是真的有电,我现在已经倒地上了。”秦岺打了一个哈欠:“你说的警方在哪,带我见见。还有,叫我秦岺。那串数字忒难听了。”

“秦岺!你就是 ……”那护工看着秦岺面露惊讶:“那什么,秦岺,不不不!秦姐!你现在是我姐!来来来这边请!”

“诶!给我停!”秦岺停下脚步,面露嫌弃:“你怎么回事,突然改变态度。”

“这不是电视剧都有的翻转吗,您这次出去肯定是协助警方的!到时候肯定还能出去。我可是您的忠实书粉!到时候写 …..”

“停停!我知道了,再议。”秦岺有些烦躁:“带我见人!”

“老杨,她什么时候出来?”张无限四处瞎逛:“不会还在接受治疗吧?”

“我倒觉得她不像是精神病。”杨麟双手环抱:“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任务。”

“呀,两位警官聊什么?”秦岺从楼梯上下来,表情阳光灿烂。随后直接从楼梯上栽到,所幸只有两层台阶,所以只是磕了膝盖。

“诶!你没事吧!”

“哎呀,我下来不是平地吗?”秦岺好奇地看向身后,然后转头:“你们好啊!今天天气真好啊。”

杨麟看着被张无限扶起来的秦岺,表情十分严肃。

“秦岺小姐,我们有事情来找你,希望你配合。我姓杨,叫我杨麟就行。边上是我的同事,叫张无限。”

“哦!是有事情啊!先等等我,我记得这边有一个果子熟了的。”秦岺天真地四周眺望,随后惊喜地看见什么:“我说了,这边有果子的!”然后来到一棵白桦木下,用手捉下一只蝉。

“等等啊!这不是!”张无限想要说什么被杨麟从后背突然捂住嘴巴,杨麟眼神示意静观其变,张无限才安静下来。

秦岺看着那只蝉,眼神漏出一丝犹豫,随后毫不犹豫咬下蝉半个身子。一股咸甜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随后‘哇’的一口吐了出来,随后还把半只蝉扔在地上:“这果子太涩了!怎么长了这么多天还是这样!”随后走到水池边上使劲漱口。

“抱歉了,你们说事吧,我在听。”秦岺用凉水泼脸,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下。

“你之前打的路人名字叫什么你知道吧。”杨麟开门见山。

“哈?这是什么无聊问题?”秦岺用手抹了抹脸:“我为什么要记一个畜生的名字?”

“你这个什么态度!”张无限有点沉不住气:“不带人身攻击的!”

“我叫那个人畜生怎么了?他本质上不是吗?”秦岺一脸嘲讽:“如果是讨论他我没兴趣,现在 12 点,我要吃药!不然我这精神病发作把你们吓着啦!”

“我们不是讨论他,而是讨论另一个人。”杨麟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笑的十分委婉,身着一身蓝白色汉服。

“此人叫文心,是你打的路人温程的合法妻子。”

“他妻子管我什么事!”秦岺声音突然提高几个度:“那畜生还有个妻子啊 …… 我还以为这种人什么都不在乎,心里全是钱!”突然!她靠在墙上开始疯狂大笑:“他的心里全是钱 …… 容不下她,这种人 ……”秦岺冷下脸色,一把抓起杨麟的衬衫领口:“他不是畜生是什么啊?告诉我啊!告诉我!”秦岺如同一只与同伴走失的孤独的野狼,眼神尽是悲凉,无奈与不甘的仇恨。她的声音近乎破音,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质问眼前的人。

“你干什么!”张无限一把推开秦岺,而秦岺却突然变了一副脸色:“抱歉了,两位警官。我该吃药了。”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杨麟突然拦住她:“既然吃药,我监督一下不过分吧?”

秦岺几乎怨恨地瞪了他一眼,随后满不在乎的口吻说:“随便你。”

来到病房,护工恭恭敬敬站在一边。秦岺把药丢给杨麟:“我吃的药,早上刚吃过。你要不要尝尝?”

杨麟把药递给护工:“药有没有少?”

“确实少了 …….”

“怎么?我规规矩矩按时吃药还被质疑了?”秦岺伸手准备拿走药,却被杨麟一把按住手:“让护工给你调。不介意吧?”

“呵,怎么会。”秦岺甩开手坐在床上。

护工把‘药’按照剂量调好,把药水递给秦岺。

水还带着浑浊的白色,还有几个颗粒悬浮在水中。

秦岺扫视在自己身边的人,然后一口把药水闷了下去。

“秦岺小姐,我这边该了解的也了解完了。我也该走了。”杨麟笑着看着秦岺

“慢走不送。”

“不是!老杨我们真的这么走了????”张无限一出精神病院立刻质问杨麟

“你这个脑子是不是全是蛋炒饭?!”杨麟有限嫌弃地看着张无限:“没看到人家拒绝调查四个大字都写脸上了吗?”

“不是?!我还真没看出来!写哪里?”

“不是!你 …… 算了。”杨麟叹了口气:“我问你,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常见症状是什么?”

张无限低下头了!他开始思考!然后!他摇了摇头。

“不是!你这警校怎么毕业的?”杨麟人都要疯了:“我告诉你,最常见的症状是出现幻觉与语言行为混乱!办案之前先了解好嫌疑人的基本常识!”

“懂了懂了!”张无限点了点头:“所以,她真的是精神病?”

“…….. 我的意思是她装的。”

“啊?她不是挺符合这些症状吗?”

“但是你想想她的身份,她是写小说的!写的还是以精神病人为视角的!精神病人什么样她能不比我们清楚?”

“那她为什么装疯啊?”

“很简单,文心小姐的失踪跟她有关系,毕竟机票记录不会骗人。”

“但是那个药,她又不是精神病。为什么也把药吞了?”

“是为了不让我们看出来吧。”杨麟发动车子:“估计那药早就被她掉包了,根据她身处的环境来看,估计是墙粉。”

病房里

秦岺看着护工刚刚给自己递上的手机,电话录里已经存了张无限与杨麟的电话。

“文心啊 …….”秦岺倒在床上:“我现在还不能见你,再等等 …… 好吗?”

当时,在温度舒适的机舱内人们来回寻找自己的座位,已经在位置上的秦岺用墨镜掩盖住自己已经布满血丝的双眼,手中紧紧握住一个银质十字架项链。

两人并肩,一人独回。

这时候,一个人引起了秦岺的注意。看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男人坐在自己前两排的座位上,秦岺的悲伤瞬间转换为怒火——是温程!

秦岺只感觉到手中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出,张开手一看——手心已经满是鲜血,造成这些元凶;银白的十字架自己也沾满了血迹,无辜地躺在她的手心。

“喂!你没事吧!”边上的女生关切地询问到,并且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

“谢谢。”秦岺用另一只干净的手接过纸巾,用洁白的纸擦去黑红的血。

就像当成她对自己做的那样。

2023 年 7 月 20 日      上午 9:32(第二天)

“老张,跟你讲一个不幸的消息”杨麟看着趴在桌面上睡觉的张无限瞬间惊醒,难得带了一丝顾虑。

“啥?不会是找到尸体了吧!”

“不是。”杨麟摇了摇头:“文心失踪撤案了。”

于 2023 年 7 月 20 日上午,失踪者文心的家属温程说已经有了失踪妻子的消息并且撤案。

“真的假的 ……”张无限不可置信地看着杨麟。

“真的假的拜访一下不就知道了吗。”杨麟敲了敲张无限的桌面,示意到。

温程家中——

“啊!是俩位警官先生。”温程有些惊讶地看着到访的两人:“我刚好削了点水果,客厅坐,请。”

“你妻子呢?”杨麟与张无限坐在沙发上问道。

“房间里,我去给她送水果。”温程刚端起果盘就听见房间里传出女性声音:“不了,我不吃。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温程。”说这段话还带着一些细小的声音。

温程有些抱歉似地看着他们:“抱歉,我妻子说送客。”

杨麟看了一眼阳台的位置,又看了一眼房间。随后说道:“那我们就告辞了。”

温程家楼下——

“老杨!我们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了。”张无限手上还端着蛋炒饭:“我们到底等什么?”

“等文心房间的等亮起。”杨麟靠在车椅上:“我怀疑那是录音,只要她在这个房间里。灯肯定会亮。”

“哈?为什么?”

“她的声音带着隐隐约约的哭腔,并且那细小的声音是轮子滚动的声音,虽然不确定文心在哪,但至少肯定的是温程一定跟文心的失踪脱不了关系。”

果然到了半夜,就如同杨麟推测的那样,那个房间始终没有亮。

“好了!现在可以确定文心还在失踪!”杨麟推醒已经趴方向盘睡着的张无限:“明天整理一下,准备去 …….”杨麟话没有说完,一道电话打了过来。

“张无限警官,杨麟警官。我是秦岺”秦岺看着外面皎白的月光:“我杀了文心,现在你们没有线索定我的罪,而且我是精神病。现在我觉得无聊了,我带你们去文心的案发现场。我带你们找线索”

“秦岺!你也是知道杀人跟伤人是不同量级的吧。”杨麟尽量保持冷静,用最平缓的语气说道,并且把手机的录音打开。

“你那边,开录音了吧?”秦岺用一种反问的语气说道:“不要在意,这种套路,我小说角色常用。我们 ….. 当面谈。”然后挂断电话。

张无限一脸沉重地看着杨麟通讯录的界面,虽然这是他接到的第一起性质严重的案子,可能是自身的性格开朗与对警察这份职业的一个信仰让他一直保持一个积极性。但现在这个案子彻底浇灭张无限的信心。

“别太灰心。”杨麟虽然也办过几起案子,但终归也是比张无限多了一点经验:“这个秦岺,比我想的结果还是好很多。”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查温程?还是查刚刚给我们自首的秦岺?”

“先查秦岺!文心的死亡 …… 不!至少是失踪。已经可以肯定是跟她脱不了关系,但是温程不是,温程我们没有实质证据。”杨麟抬头看向温程家,突然瞪大眼睛——

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看着他们,然后瞬间缩了回去

他们的行踪暴露了。

在公路上,张无限还一脸担心会不会被温程灭口

“看来,我们必须去找秦岺一趟!必须让她带我们及时去案发现场!不然证据都没了!”杨麟看了一眼自己放在一遍的警官证,脚用力踩向油门。

“老杨!你慢点!我不想死这啊!”

“你闭嘴吧!”

凌晨 3 点,精神病院秦岺病房

“哈 ……”秦岺打了一个哈欠:“我知道你们为了找人很急,但是急到凌晨三点来找的不少见。”

“我们被你的同伙温程发现我们在调查他!我们必须赶在他之前找到案发现场收集证据。”张无限看着秦岺说。

“他?得了吧,他要是我同伙我现在已经自首了。”秦岺无语到了

“但你刚才确实是自首了。”

“呵,不说这个。你们应该看见我跟文心去东南亚的机票了,那个地方是 ……..”秦岺挑眉看着沉默不语的杨麟:“把你身上的录音笔交出来,手机给我关机。”随后伸了一个懒腰:“不然有关于文心一口都不会说。”

杨麟叹气,从口袋里掏出录音笔扔给秦岺,并且把张无限与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关机——看见屏幕被按动关机键也没有亮屏,秦岺也放心下来:“那个地方是东南亚,你们现在订个飞机票也来得及。当然!要带上我,不然你们还是不知道文心在哪。”

杨麟看着外头微微亮起,叹了一口气:“行,等一会给你办出院手续。”

张无限花重金买了三张机票,几人就匆匆忙忙收了衣物与行李箱跟上司编理由请假被扣工资加上一通骂,然后成功赶在凌晨六点赶上最早的飞机。

可能都是一夜没睡的缘故,在杨麟把手铐铐在自己与秦岺手上的时候。三个不约而同地同时睡着。

未完——

原文链接:https://www.lofter.com/tag/%E6%96%87%E5%BF%83

正文完
 
不知道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不知道 2023-08-03发表,共计4776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如无来源则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