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科技巨头的ChatGPT崇拜

72次阅读

文 | 零态 LT

2023 年,ChatGPT 的横空出世,让 AI 成为无可辩驳的强大风口。

曾经坚定宣扬“AI 威胁论”的马斯克和比尔盖茨,如今纷纷改口,为 ChatGPT 以及 AI 领域的进展“感到激动”。比尔盖茨直呼 AI 将是“2023 年最热门的风口”,并在一个 Reddit 的问题贴下面这样回复到:AI 最具革命性,远超 Web3 和元宇宙。

ChatGPT 有多革命性呢?

仅仅会陪聊、回答人类提出的各种奇葩(或者智障)问题、帮人类写艺人道歉信、公司发言稿…这些能力在 ChatGPT 看来已经不值一提了。它甚至通过了美国医疗许可考试、沃顿商学院 MBA 考试,以及明尼苏达大学法学院的考试。

资本市场狂热了。

长久以来低迷的中概股,突然就被一个小小的 ChatGPT 拿捏的死去活来,短短几天时间内股价大起大落,涨也 ChatGPT 概念股,跌也 ChatGPT 概念股。

科技公司更是全体躁动,着急火燎的赶着上线对应产品。有大厂甚至连完整的品控测试流程都等不及,冒着翻车危险强行上线内测产品。只要跟 AI 有关系的公司,恨不得把 ChatGPT 贴在脑门上。

到底是资本市场更新了收割韭菜的方式,还是投资者在盲目跟风,又或者大厂在制造焦虑?一个聊天机器人而已,怎么就轻松拿捏住了资本和厂商?

01 搅局者 ChatGPT,拿捏中概股

一开始,ChatGPT 就像一颗仙丹,含在嘴里股价就暴涨。

百度官宣 3 月份完成内测类 ChatGPT 产品“文心一言”后,盘中最高涨超 18%,股价自去年 10 月最低点以来涨超过 125%,创下自 2021 年 11 月以来最高涨幅。

警惕科技巨头的 ChatGPT 崇拜

但接下来的事情逐渐开始变得离谱。

不管有没有 AI 产品、是否具备研发能力,连个 PPT 都不需要,只要官宣能跟 ChatGPT 扯上关系,股价就一定涨,甚至濒临退市的公司也靠着 ChatGPT 回光返照了一把。

阿里巴巴达摩院宣布正在研发类 ChatGPT 的聊天机器人,盘前一度涨超 4%

360 宣布将尽快推出 ChatGPT 同款 demo 产品,股价涨停

网易有道 AI 团队称正在研发 ChatGPT 同源技术的教育场景落地,将尽快推出相关的 demo,有道美股盘前一度涨超 20%

极光大数据宣布将在核心产品中加入 ChatGPT 技术,推出“AI 创作”工具,极光美股盘前一度涨超 30%

曾在 2022 年传出“人去楼空疑似跑路”消息、陷入退市边缘的奢侈品电商寺库,宣布要将 ChatGPT 加入到相关服务中,股价一日上涨 124.4%

已有的项目挖掘完了,有人开始“创造”新的目标。

尽管知乎并没有官宣 ChatGPT 相关的消息,股市却等不及了。在“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知识分享类社区,很适合用于开发 AIGC 模型”以及“问答和内容社区天生就和 ChatGPT 最契合”的呼声下,一直不温不火的股价突然飙升,最高涨幅超过 50%。

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汉王科技身上。这家主营电纸书、手写板的硬件厂商同样没有对 ChatGPT 发表态度,但由于业务中涉及到 NLP(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触及 8 连板。美图、荔枝等,都因为被强行定义为“ChatGPT 概念股”从而股价大涨特涨。

然而,还没等狂欢进入高潮,一夜之间 ChatGPT 又变成了一个毒苹果,ChatGPT 概念集体下挫,百度跌超 5%,美图跌超 4%,知乎跌 11%。

有人称这是“市场降温”,也有人说这是 ChatGPT 概念“熄火”。他们认为,这是人们在剧烈的利益涨幅面前,被 FOMO 情绪影响而迷失对好坏项目判断力的体现。

还有人认为,人工智能每隔 5 -10 年就是一个轮回,如今距离 AI 上一次成为风口刚好 5 年多。风口中,难免鱼龙混杂,而时间会让“滥竽充数者”浮出水面,最终狂热的市场情绪得以冷却,公司的股价被重新评估。

以上观点虽然解释了股市出现波动的现象,却并没有解答形成这个现象最核心的问题:ChatGPT 到底用了什么魅惑术,让人们如此癫狂?

如果说,资本市场是因为有大量被 FOMO 支配的股民在盲目跟风,那么科技大厂的集体癫狂,是不是也是在盲目跟风?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的去对付一个小小的聊天机器人,是不是反应过激的表现?

02 ChatGPT 正威胁大厂根基

2022 年 11 月 30 日发布的 ChatGPT,是在一个叫做 GPT 的 AI 模型基础上开发出来,本质上,我们可以认为它就是一个陪聊机器人。在 ChatGPT 问世之前,GPT 已经迭代到了 3.5 版本,如今 GPT4 的研发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

虽然前几次 GPT 版本的迭代都曾在业内引起过广泛的讨论,但讨论范围一直仅限于 AI 研究者内部,并没有大范围破圈。再加上 OpenAI 迟迟没有推出更好的产品,展示的 GPT 应用场景又较狭窄,尽管大家都觉得 GPT 确实厉害,但破圈的爆点尚未到来。

况且 ChatGPT 背后的技术并非独门秘籍,该模型所需要的千亿级别的训练数据、算力、研发资源等等,头部大厂也都不缺。

2014 年被 Google 收购、开发出 AlphaGo 的 DeepMind,其 CEO Demis Hassabis 最近就表示:“ChatGPT 能做到的,我们能;ChatGPT 做不到的,我们也能。”

2019 年,百度在 Google 推出的开源模型 BERT 的基础上推出了 ERNIE,甚至还一度力压 GPT3,刷新了自然语言理解(NLU)权威榜的高分记录。

更让大厂放松警惕的是,开发 ChatGPT 的公司 OpenAI,核心员工不到 30 人。相比而言,Google Brain 的团队超过 3000 人,开发了 DeepMind 团队有 1000 多人。

因此当 ChatGPT 一开始在程序员圈子流行的时候,并没有引起 Google 的重视。面对员工质问 Google 为什么没有对 ChatGPT 做出应对的时候,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和 Google AI 负责人 Jeff Dean 都认为,以 Google 的体量去应对一个 30 人团队出品的聊天机器人,转弯太急容易闪到腰。

但很快大厂们回过味来了:ChatGPT 不一样,它已经足够威胁到自家的核心业务了!

首当其冲的,是搜索引擎。当前搜索引擎的模式相对比较繁琐,用户输入问题后,得到的是满屏幕的链接,需要逐个点开才能找到想要的答案,其中还要忍受广告的骚扰,以及大量的同质化内容。而同样的问题,在 ChatGPT 中提问后立即就能得到解答,简单明了,没有广告。

Gmail 之父 Paul Buchheit 认为,像 ChatGPT 这样的机器人将在两年内取代搜索引擎。要知道,Google 的收入 60% 依赖搜索业务,而百度包括搜索在内的核心业务收入占比超过 70%。

Google 第一个急了。

Pichai 将 ChatGPT 列为“Code Red”级别。Code Red 代表非常严重的安全警告或威胁,表示紧急状况或危险状况的威胁已经急剧恶化。为了赶进度,这位印度裔 CEO 在去年紧急召回已经退休 3 年的两位创始人,请他们坐镇 Google,确保公司能够火力全开,从而在几个月内肝出一款对标产品 Bard。

而百度为了迎战 ChatGPT,不惜停掉从 2021 年 10 月就开始服役的聊天机器人 PLATO,全力开发文心一言。如果 PLATO 有人类的情感,它此刻的内心会是什么想法呢?

警惕科技巨头的 ChatGPT 崇拜

对 ChatGPT 如临大敌的,不止搜索巨人,还有云计算巨头。

亚马逊警告员工少用 ChatGPT,声称“你的输入可能被用作 ChatGPT 的迭代训练数据,我们不希望它的输出包含或类似于我们的机密信息”。亚马逊之所以对 ChatGPT 如此抵触,害怕泄密只是一方面,更关键的原因是 OpenAI 和微软之间过于亲密的关系。

在 AI 这个赛道,微软明显落后于 Google 和 Meta,但微软选择了一个更省事的方式,砸钱!2019 年,微软向 OpenAI 投资 10 亿美元。2023 年,微软将投资金额提高了 10 倍,计划 100 亿美元的多年期投资。2020 年,OpenAI 一方面宣布开放 GPT3 的商用 API,另一方面却给了微软独家授权。

如今,微软已经将 ChatGPT 逐步整合到各个产品线中,尤其是和亚马逊直接竞争的云业务 Azure。之前 AWS 在各个方面都碾压 Azure,但去年 Azure 的使用量首次在一些情况下超过了 AWS,这对亚马逊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ChatGPT 的火爆,加剧了亚马逊的危机感。

苹果和 Meta 虽然没有推出对标产品,但都在财报会议上向投资人传达了明确的态度。

苹果 CEO Tim Cook 表示“AI 影响我们的每一个产品和每一项服务”,言下之意苹果的硬件、软件甚至售后等都和 AI 有关。尽管在苹果铁桶一般的封闭生态中,ChatGPT 没有机会取代 Siri,苹果只需一个隐私授权就能轻松将其扼杀。但很明显,Siri 已经被 ChatGPT 甩开了好几条街,更可怕的是,它将会被集成到竞争对手微软的生态中。接下来,苹果必须要认真对待这个小小的聊天机器人了。

Meta CEO 马克扎克伯格也表示,将确保 Meta AI 部门得到足够的支持以服务于元宇宙这个终极目标。而 Meta CFO 则透露,公司正在向 AI 部门“投入重金”。Meta 的产品在用户隐私、不当言论、操纵信息茧房等方面被广为诟病,需要寄托 AI 来平息用户的敌意。

03 跟随者正在翻车

最终,最先推出竞品的 Google,第一个翻车了。

Bard 本来被 Google 深藏在实验室,如今学徒期未满就仓促上战场。结果在众目睽睽之下,因为一个极其低级的错误,导致 Google 刚刚涨了 1.7% 的股价,立马跌了 7.68%,亏掉了一个拼多多。

整个事件看起来有点无厘头。在回答一个太空望远镜的问题时,Bard 错将欧洲南方天文台的甚大望远镜的成就,安在了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身上。这说明了一个问题:AI 根本不理解输入的内容,只是针对输入的数据,返回一个符合算法预期的数据而已。

图灵奖得主、深度学习三巨头之一的 Yann LeCun 近日表示,当下人工智能的理解能力,甚至还远未达到猫狗的程度。

警惕科技巨头的 ChatGPT 崇拜

其实不光是 Bard,任何聊天机器人,包括 ChatGPT 都存在这个问题。

但 ChatGPT 是一家“小”公司开发的“概念展示”性质的产品,用户对它没有预期,即便出现错误,大家也会认为“还是小孩子嘛还有成长空间”;而大厂的产品出现类似错误,大家则认为“都是成年人了怎么能犯这么幼稚的错误!”,尤其是这个问题还是发生在发布会这么隆重的场合。于是,Pichai 和 Jeff 一语成谶,Google 的急转弯果然闪到了腰。

为什么明知道有风险,他们偏要去冒险呢?因为 ChatGPT 已经不单纯是一个“聊天机器人”或者“内容生产工具”了,它的背后承载了大厂之间的领土博弈、用户争夺。

ChatGPT 上线仅 5 天,用户数量就已突破百万,截止今年一月份,活跃用户已经过亿。围绕 ChatGPT 衍生出的各种偏门项目已经开始出现了一波小爆发,一些人发现用 ChatGPT 割起韭菜来,比 Web 3 更好用。这些行为产生的数据都源源不断的传输给 OpenAI,让 GPT 跑的越来越快,让用户对 ChatGPT 们越来越依赖,这是大厂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最终,有人认为 ChatGPT 是个巨大的威胁,有人发现它生财有道,有人用它解决实际痛点,有人觉得它强过人类伴侣…大家都为 ChatGPT 而狂热。

04 写在最后

Google 蹭 ChatGPT 热度,有不得已的苦衷,更有可匹敌的实力。而中概股中,很多公司就是单纯蹭热度了。

目前国内企业中,已经明确有对标产品的只有百度,而阿里巴巴在达摩院和阿里云的双加持下,相信发布对标产品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其它企业要么 demo 还没出,要么干脆表示要直接调用 ChatGPT 的 API,可是这样一来,就相当于拱手将用户数据白送给了 OpenAI,或者 OpenAI 的金主微软爸爸。最终,这些公司可能将被困在别人的系统里。

AI 车轮滚滚,所过之处泥沙俱下。在这个过程中,对任何产品的盲目崇拜,都可能会让自己陷入泥淖。

原文链接: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8878698.html

正文完
 
不知道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不知道 2023-08-13发表,共计4754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如无来源则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