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是科幻吗?(流浪地球)影评

79次阅读

文初先划重点:《流浪地球》我给六分,硬件层面有突破性的意义,中国电影工业需要这样一位领航者,但这不代表软件层面的问题就可以完全忽视。

《流浪地球》真的是科幻吗?

在维基百科中,科幻的定义是这样的:

科幻电影是一类尝试以未知事物满足观众的电影,满足人类对未来或是现实社会的冲突的想像。它注重于真实科学、推想性科学或思辨科学以及经验性方法,并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下将它们与魔法或宗教中的超验主义互相结合起来。

从电影制作层面理解,科幻电影说白了就是“以科学角度进行幻想”的影像作品:其理论基础可能不被目前的主流科学接受,但它总有一套自圆其说的逻辑架构,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幻想。

早期《月球漫游记》《大都会》的一枝独秀,中期《2001 太空漫游》《星球大战》的艺术商业并行,再到现代的百花齐放,无不符合上述定义。

而这整个定义中最关键的,正是“自圆其说”这四个字。

科幻的大设定多是创意先行的。这个创意可以是逻辑自洽的科幻,诸如《星际穿越》中虫洞与黑洞的既有设定。也可以是天马行空的科幻,诸如钢铁侠创造新元素、蜘蛛侠变异等等,这些创意本身都不存在“是否合理”的问题。

我们要分清楚,讨论一部电影的故事是否合理,不是在追究这整件事可不可能存在,而是在影片交代的故事背景下,某个设定、事件到底符不符合既有设定的问题,整个讨论的关键点是在“自圆其说”,而不是“是否存在”。

而这最为关键的一点,《流浪地球》没能做到。

《流浪地球》中有不少情节走向都无视了科幻设定的基本逻辑,有意识地往灾难类型片靠拢。

我看完全片的第一感受就是如此,我没能看到既有设定上的科学幻想,多数危机事件都印着大大的“灾难”二字。

别急着回怼,下边我列出几个对观感影响较大的“无法自圆其说”的科幻设定进行论证。

一、弹弓效应的矛盾

《流浪地球》小说讲述的是太阳即将氦闪变为红巨星,人类计划将地球改造为飞船,逃离太阳系飞向半人马星座。而由于发动机的推力不足,地球需要环绕木星飞行,借弹弓效应获得加速度,实现逃逸。

小说中,在近木点时地球与木星只是擦肩而过,电影改编则把这点进行深挖,开了个大脑洞。原作的大设定是“逃离太阳”,电影则做减法改为“逃离木星”,思路不错,但同时也导致了几个基本的逻辑问题。

首先,弹弓效应属于天体运动,是经过绝对绝对精准的计算的,绝对精准,不可能出现突然被木星吸走而没做任何预案的情况。这点计算能力都没有,别提流浪了,就连逃逸都成问题。而且木星可不是《星际穿越》那种黑洞边上的未知天体啊,这可是 88-92% 氢 8 -12% 氦成分都已知的邻居啊!

ok 如我前文所说,我们把这个木星危机当作“大设定”,默认成立,那同时又引发了下一个问题,片尾点燃木星后,整个地球的轨道就不受控制了。还是那句话,弹弓效应是需要绝对精准的,用这么一个行星级的不可控力推进地球,地球还怎么走预设路线?木星制造的推力可是远大于发动机的总推力,这是瞎流浪还能歪打正着的意思吗?

二、轻核聚变的矛盾

人类掌握轻核聚变,是整个流浪地球计划的技术基础,同时也是精神上的基础:掌握了太阳产生能量的原理,人类也就有资格离开太阳了

轻核聚变技术,在小说世界观堪称轮回眼一般的存在,人类拥有即翻身成为上帝。但在电影中,同样是拥有了这项技术的人类,最后点燃木星的方法偏偏选择了最蠢最直接的:战狼不惜葬送全人类希望舍身撞木星

这个结局的逻辑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一方面是个人英雄主义在此刻的不合时宜,人类的种子光用来衬托吴京的大无畏精神,二话不说就开着飞船准备对撞(脱离的是休眠仓,而非火种)。

另一方面,人类在掌握核裂变时就已经拥有射程 16000 公里的洲际导弹了,掌握核聚变后也绝对拥有更加先进的飞行工具,片头出现的“万箭齐射”就是最好的证明。在片中,码农角色曾提到过洲际导弹,7 万公里的距离让这个想法晾在了一旁。但在电影进行至高潮时,地木距离早已达到了洲际导弹射程范围内,这是非常低级的前后矛盾

三、人工智能的矛盾

《流浪地球》中吴京的戏份不多,但他与人工智能莫斯的对手戏可算是本片的第二主线。

莫斯这个 AI 的设定,在《流浪地球》中是极度矛盾的。他既不是具备独立意识真打算叛逃的 HAL,也不是绝对忠诚于联合政府最高指示或主角自身的塔斯,它的“觉醒”是非常模糊的。

仔细观察莫斯的行为就能发现,前期的莫斯是得力助手,中期的莫斯是联合政府叛逃背锅侠,后期的莫斯则是具备了自保意识且将人类置于对立面的觉醒者。显然,编导在创作时没能将这个阴谋论打磨完善,“有一出是一出”的 AI 设定,都让这个人工智能角色失去了“科幻”的味道。

四、科幻 / 灾难的类型矛盾

为什么我一直说《流浪地球》是部灾难片?

因为本片的整个结构就是按照标准灾难片的思路进行创作的:主线大危机是灾难片的思路;副线小事件是灾难片的思路;回忆体大煽情是灾难片的思路;人道主义的人物弧光也是灾难片的思路。

科幻片的创作思路应该是什么样?

你可以是高概念的玩法,在一个概念设定上进行拓展,诸如《盗梦空间》《明日边缘》;也可以是硬科幻的玩法,在现有科学理论上进行延伸,诸如《星际穿越》《火星救援》;你也可以是软科幻的玩法,在社会人文上进行联想,诸如《人类之子》《她》。

而《流浪地球》在这些科幻层面的完成度,非常低。

《流浪地球》真正触动观众神经引发情感共鸣的,是吴孟达在上海遇灾身亡,是韩朵朵挺身演讲号召全人类最后一搏,是吴京舍身拯救地球拯救全人类。这些有一出是一出的高潮设计,是《世界末日》《2012》的架构,而不是《星际穿越》《地心引力》的。

其实很明显,导演在创作之初就定下了灾难片的创作方向。奉俊昊的《雪国列车》多少牛逼,维伦纽瓦的《2049》多少牛逼,要科幻有科幻,要人性有人性,还不是票房不过亿的小众片?

要知道,一直都是观众决定市场,而不是市场决定观众。真要在中国拍科幻,还真就得把科幻当成外壳,再在内核套上灾难啊家庭啊这种门槛极低的内容。

小结:

结合以上四点来看,《流浪地球》还是可以算作一部科幻片的 ,前三点问题的存在也反证了这点, 但是作为一部科幻电影它的成片是不及格的。在既有设定下无法自圆其说,且基本逻辑没能打磨完善,这样的世界观实在难让人信服。

不过作为灾难片,《流浪地球》灾难危机编排之紧凑,人道主义高光渲染得足够强烈,再加上突破性的视觉效果,无视前文提到的科幻设定的漏洞后,确实能称得上是一部视觉效果大跃进的国产骄傲。

概括一下:《流浪地球》可以算科幻但配不上这个成绩,配得上这个成绩的是灾难属性而不是科幻属性

很多人可能觉得类型定义没那么重要。但我认为,“中国第一科幻”的名号打出来后,不论是主动承认还是被迫接受,名号出来就代表大众是这样理解的,那本片就有必要做好领头作用。

这不是非 0 即 1,而是占比多少的问题。《流浪地球》的灾难与科幻,基本已经到了 91 开的程度,如此大的类型倾斜,绝对不能忽视。

昨晚在杭州路演时导演郭帆也顺口回应了这个质疑,从他的发言中可以看出,他对这个类型的理解是比较灵活的。他认为一部电影的人物和情感才是核心,而这个核心可以被包装为任何题材

这样的回复,还是有些逃避了。题材与内容核心本就是两码事,《星际穿越》同样把主题落在情感,但它的科幻层面依旧够硬,关键是能“自圆其说”。

《流浪地球》在中国的影响力,极可能等同于 70 年代的《星战》之于北美,我们的电影工业很可能会就此往特效制作上倾斜。票务平台九分,豆瓣八分,预测票房五十亿,这种历代级的口碑票房,还是需要更理性的声音

我们是吃屎吃多了,吃口垃圾桶里的剩菜剩饭都能真香,但真香的时候总得认清这吃的到底是剩菜剩饭还是真山珍海味吧。被一面中国国旗就蒙蔽了双眼,甚至是自发地闭眼自嗨,那我们真的要为中国电影的未来担个大忧了。

所以,支持《流浪地球》,但不能无视它客观存在的种种瑕疵,更不要“凡差评者,虽远必诛”。

票房上支持,评价上客观,这才是中国电影市场真正需要的观众。

Peace.

原文链接: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968416/

正文完
 
不知道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不知道 2023-08-21发表,共计3233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如无来源则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