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一言和ChatGPT的代差有三四年,百度能熬过这段时间?

82次阅读

百度类 ChatGPT 应用“文心一言”发布后,旋即在国内资本市场和民间引发巨大反响。先是百度股价尤其是港股大尺度跳水,最高跌幅逼近 10%,后是遭到网友集体吐槽,诸如:“文心一言是温馨遗言”、“文心一言是 China PPT”以及“文心一言让人失望”等。

文心一言和ChatGPT的代差有三四年,百度能熬过这段时间?插图

而让网友留下这种印象的始作俑者,并非别人,正是百度自身。

百度的不自信实际上是无法自信

发布会上,百度没有现场使用文心一言展示相应功能,而是采用提前录好的 Demo(视频)进行展示,这不禁令人怀疑,百度是否对文心一言不够自信?中国版 ChatGPT 是否不够成熟?毕竟上次谷歌着急推出对标 ChatGPT 的聊天机器人 Bard,就因 Bard 答错问题而栽了大跟头,导致股价下挫 8%,1000 亿美元市值瞬间打了水漂,百度显然是怕重蹈复辙,在令人失望或引发海啸间做了艰难地选择。

因为百度心里,一直清楚文心一言有几斤几两,要是现场演示,当场被打脸的可能性有多大。于是也就有了百度创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彥在发布会上的那句“从实际体验来看,文心一言并不完美”的自揭自短。

实际上自揭自短也好,聊以自嘲也好,或者是给用户提前打预防针,免得用户使用过后心理落差过大,从而失去对百度的最后一点希望也好,事实证明百度的做法是聪明的,它至少给了受挫的人们一个可以足够想像的疗伤空间。

试想如果文心一言当场出糗,事后还会有翌日的股价回升么?

文心一言与 ChatGPT 的差距有多大?

只是文言一心真的那么不堪?像网友所说的一无是处,充其量只是一件套着 ChatGPT 新衣的老旧搜索技术的组合体?实际上,从部分已经获得邀请客户的内测结果看,百度文心一言的表现虽然仍然免不了让人失望,也值得吐槽,但并未差到离谱的程度。

有大学教师用低年级和高年级说明了文心一言和 ChatGPT 的差距。

“文心一言差不多相当于低年级水平,大概能明白问题字面的意思,但不太会思考提问者的真实意图。写文章的特点是就事论事,缺乏展开和联想。连续提问的时候通常只能针对最近一个回答,而无法把这些问题都结合起来。你很难和他聊开来,基本也只能一问一答,回答质量比较随机,正好赶上他懂的就不错,否则就鸡同鸭讲。

“GPT3.5 大概类似于高年级水平,已经开始试图思考提问者的真实意图,能和你聊起来。虽然很多回答也不那么靠谱,但基本都能和问题沾上边。如果你不故意去误导的话,大部分问题还是能命中靶点。写的作文中规中矩,虽然还很古板但已经能有一定展开和联想。

“GPT4.0,超出预期。就个人感觉,他已经具备了一个初中生甚至高中生的理解能力,写出来的作文也绝对优于高考的平均水准,写出来的代码反正比大部分大学生都强。我当了这些年大学老师,如果来参加我的考试,GPT4.0 的表现应该能超过 90% 的学生。”

而一位前百度高层则从技术角度,对文心一言和 ChatGPT 的差别进行了比较,他表示,ChatGPT 背后是一个真正的大语言模型,它所有的东西都是靠巨大的数据去反复内部碰撞、对抗、反馈……这么计算出来的。百度的很多功能可以看出来是套的模板、中间填空的方式,跟 ChatGPT 完全不一样。这在技术上是上一代和下一代的区别。”

不过,在他看来,这个差距并非不可弥补,“每年 70 亿人民币,砸三四年也有可能砸出来。”

也就是说,即使 ChatGPT 踏步不前,文心一言也需要三四年和近 300 亿研发资金才能达到 ChatGPT 当前水平。

如果考虑到 GPT4.0 已经发布,真实能力已经可以作“举世震惊”来表述,同时 ChatGPT 的开发公司 OpenAI 在相关技术和经验积累方面要远远领先百度,文言一心要赶上 ChatGPT 岂不要遥遥无期?

百度明知文心一言能力堪忧,为什么还要急于发布?

于是另一个问题来了,而理解了这一问题,我们也就不难理解百度为什么要在文心一言孱弱的的情况下急于赶鸭子上架,发布产品了。

百度仓促发布文心一言,固然与“蹭热度”“抢风口”等短期攫利心态有关,但更重要的是,ChatGPT 无以伦比的热潮,已将搜索引擎厂商卷入生死攸关的漩涡。

相比传统的搜索引擎要根据用户提问,从而提供数千万个相关链接索引这一繁琐的检索方式,ChatGPT 有着可将与问题相关的答案通过语言整合后直接反馈回来,从而省去用户要反复点击链接找寻答案的麻烦。

在这种新兴搜索方式的冲击下,Gmail 创始人保罗・布赫海特直言,“谷歌可能只需要一两年时间就会被彻底颠覆。AI 将会消灭搜索引擎的结果页面,即便谷歌跟上了人工智能的发展,其最能赚钱的业务也将大不如前。”

换句话说,不融入 ChatGPT,谷歌会死,融入 ChatGPT,谷歌虽难免要承受经济损失的切肤之痛,但至少有活下来的希望。

而谷歌的这一窘境当然不止谷歌要承受,它同样也适用于微软必应和中国百度、360 等搜索厂商。

在这种情形下,2 月 7 日,谷歌率先宣布要开放一项名为 Bard 的对话式人工智能服务项目,并计划在其搜索引擎增加人工智能功能,用于合成复杂的查询材料。

同时,百度宣布将于 3 月份推出类似 ChatGPT 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服务,中文名“文心一言”,英文名 ERNIE Bot,一开始会将其嵌入到公司的主要搜索服务中。最初版本将嵌入其搜索服务中,这项工具将允许用户获得对话式的搜索结果。

随后,微软跟进,2 月 8 日,推出新的人工智能搜索引擎必应(Bing)和 Edge 浏览器。

微软方面称,新版必应基于 OpenAI 的语言模型运行,比 ChatGPT 更先进,可以轻松切换到人工智能聊天模式;新版 Edge 浏览器还增加了“聊天”和“写作”功能,并将其嵌入到侧边栏中。

虽然 Bard 后来不长脸,让老东家栽了跟头,使得谷歌暂处于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状态,但微软必应却是一路高歌,疾速狂奔。

继 2 月 8 日推出新的人工智能搜索引擎必应和 Edge 浏览器后,3 月 16 日晚间,微软在 ChatGPT 全新升级版 GTP- 4 诞生的次日,便布要和 GPT- 4 挂钩,将基于 GPT- 4 的 AI 功能 Copilot 应用到 Office 全家桶上。

微软称,Copilot 比简单地将 ChatGPT 嵌入到 Microsoft 365 中更强大,它可以写 Word 文档初稿、电邮草稿、做幻灯片、根据数据进行 SWOT 分析,虽然它不会始终正确,但只要用户意识到可能和事实不符,就可以手动纠正,从而节省工作时间。

相比谷歌和百度,微软在融入 ChatGPT 方面有着先天优势,它是 OpenAI 的最大股东,ChatGPT 就是自己篮子里的菜,啥时要用,伸手拿就行。

谷歌不行,百度更是鸭梨山大,因为无论是在 AI 技术积累方面还是资金支撑方面,百度都不及谷歌。

谷歌好在已经退出中国市场,对百度的威逼要少一些,但微软必应在 PC 端,却有着操作系统自带浏览器,而浏览器又自带必应搜索的优势。

一旦微软必应 ChatGPT 完全开放,有谁能保证国内用户能基于民族情怀,死守百度这块地盘?

因此,哪怕文心一言功能再弱,只是个雏形,哪怕它再被用户吐槽,对于百度来说,都到了背水一战,不得不发布的时候。

刨点泥土挖个坑,种子种下去,总比留一块白地要好得多。

只是时间是个问题,目前网上文章,多在谈及文心一言功能远不及 ChatGPT 和微软必应的同时,温暖地高呼要给它充足的成长时间,要有耐心,要静等这棵孱弱的小苗长成参天大树,但这个时间微软必应会给么?谷歌会给么?

在大树参天的密林里,小树存活的机率并不大!

原文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2527648

正文完
 
不知道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不知道 2023-09-01发表,共计3006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如无来源则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