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AI教父」怎么总炮轰ChatGPT?|焦点分析

81次阅读
这位「AI教父」怎么总炮轰ChatGPT?|焦点分析插图你很难找到第二个如此执着于批评 ChatGPT 的大佬。

| 林炜鑫

编辑 | 苏建勋

来源|智能涌现(ID:AIEmergence)

封面来源|IC photo

多伦多当地时间 6 月 22 日,“AI 教父”、Meta 首席 AI 科学家杨立昆现身芒克辩论会,再次炮轰 ChatGPT:“五年内,就没人用 ChatGPT 了。”他认为,ChatGPT 并没有真正理解现实世界,只是纯粹的文本训练,“而人类的大部分知识与文本或语言无关。”

这个大胆的预言立刻引起大量关注。

杨立昆参加的这场芒克辩论会,同样以“人工智能构成了生存威胁”为主题。在辩论过程中,杨立昆坚称,“人工智能带来厄运的预言,只不过是一种新的蒙昧主义”。

杨立昆认为人们担心的是未来的 AI 一旦打开,就会在几分钟内接管世界,“这太荒谬了”。对 AI 的这种恐惧根植于人类心理学,暂时没有科学证据。

这位「AI教父」怎么总炮轰ChatGPT?|焦点分析插图1

杨立昆在辩论会现场

针对“AI 威胁论”,硅谷的讨论已近白热化,尚未达成共识,这场辩论会是该议题的一个延续,在外网并未激起太大声浪。有趣的是,杨立昆在辩论时顺带抨击 ChatGPT 的短视频,成了国内社媒上的热点。

这并非杨立昆第一次吐槽 ChatGPT。6 月中旬在巴黎的 Viva Tech 会议上,杨立昆认为,ChatGPT 这样的 AI,还不如狗聪明。4 月,他在一档直播说,ChatGPT 不是 AI 领域的实际研发,“是一种产品”。

他对 ChatGPT 的质疑,首先来源于技术层面并无特别创新,理由是其他公司拥有类似的技术,OpenAI 并不先进,只是“(把技术)组合得很好”。

也许是引起争议过大,杨立昆后来在推特解释,他并非批评 OpenAI 这家公司,只是希望“纠正”公众和媒体的看法——ChatGPT 是难以置信的创新,超越了其他公司的产品。

过去这几个月,杨立昆始终坚持批评那些夸大,甚至吹嘘 ChatGPT 所使用的基础技术能力的人。

在他看来,在大语言模型上训练的 AI 系统,仍然非常受限,因为它们纯粹是文本训练,无法学会人类在现实世界里的真正经验。他曾说过,现在的 AI 能通过美国的律师资格考试,却无法使用洗碗机,而一个 10 岁的孩子可以“在 10 分钟内学会”。

ChatGPT 泡沫可能要破

ChatGPT 发布以来,全球有超过一亿人使用过,其中还有不少人每月为 ChatGPT Plus 掏出 20 美元订阅。然而,近期在网上已有不少用户抱怨,GPT4 比 GPT3.5 要更糟糕。

“两周前,GPT4 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写作助理,前不久,它变得非常平庸,”一位用户写道,“我认为他们削减了处理能力或使其不那么智能。”

即便 OpenAI 的研究人员出来辟谣,表示“大模型是静态的”,不会削弱性能,也无法使人完全信服。

近期一个数据引起广泛注意。根据 SimilarWeb 数据,ChatGPT 的访问量今年前三个月连续猛涨,在 4 月出现放缓,环比增长率从 3 月的 55.8% 掉到 12.6%,5 月继续下滑,只剩下 2.8%。据预测,6 月可能出现负数。

多国的研究报告显示,ChatGPT 的使用率并没有想象中的高,至少还有四成以上的人“没听说”或“未使用”。ChatGPT 也留不住那些丧失了新鲜感的普通用户。

准确度是赶走用户的一大原因。ChatGPT 一本正经地说胡话,不仅给用户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也限制了 ChatGPT 的应用场景。直到今天,OpenAI 也没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杨立昆不止一次表示,ChatGPT 背后的生成式 AI 已经走在死胡同。他的断言未必客观,但从资本市场的反应来看,大模型确实在降温。

美国银行分析师迈克尔·哈特内特撰文表示,人工智能目前正处于“婴儿泡沫”中。目前人工智能的大热,令他回想起 21 世纪初那场互联网泡沫。他警告,人工智能这一泡沫可能正要破灭,理由是尽管美股表现亮眼,企业和股东们都在大幅减持股票。

杨立昆对 ChatGPT 直言不讳的批评,迎合了不少冷眼旁观 AI 浪潮的人。一位 Reddit 网友认为,杨立昆可能是对的,“萨姆·奥特曼已经很清楚,GPT 正面临着回报递减的处境,最终需要一个新的东西”。

这位「AI教父」怎么总炮轰ChatGPT?|焦点分析插图2

骂到最后,只是屁股决定立场?

纵然 ChatGPT 暴露出很多问题,杨立昆屡屡公开炮轰,久了也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

一位 Reddit 网友发帖称,杨立昆是在纠正公众的误解,但必须要说,他对竞品和初创公司的一夜成名显得不够大气。归根结底,AI 研究“在到达隧道尽头之前,是无用的,99% 的研究论文只是对最先进的技术进行微小的更新”,“发明内燃机和把它放进车里,一样重要”。

芒克辩论会结束后,有人在推特问杨立昆:“你在辩论中说过,在 ChatGPT 发生之前,你就预言了它。你真的知道 ChatGPT 要来吗?”

杨立昆回复,Meta 在 ChatGPT 之前就推出过两个对话机器人,一个叫 BlenderBot 3,另一个叫 Galactica。然而,Galactica 上线后因为出现一些错误回答(现在叫“幻觉”),受到严厉批评。Meta 最后下线了 Galactica。

他忿忿不平的是,ChatGPT 与 Galactica 一样会胡说八道,大众却选择了宽容。

在 AI 领域,杨立昆和 Meta 起了大早,却赶了晚集。早在 2013 年他便加入 Meta 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多年来,他的团队已经将 AI 技术应用到公司旗下的社交产品中,尤其是 2016 年起,Facebook 陷入假新闻风波,AI 技术便用于辅助平台对虚假信息的管控。

杨立昆坚称,Meta 和 Google 没有抢先发布像 ChatGPT 的产品,“不是因为他们不能,而是因为不会这么做”。

说白了,大公司更加忌惮社会舆论。考虑到生成式 AI 相对轻松地绕过 Meta 的安全机制,可能被用于传播虚假和有害信息,Meta 担心过早发布生成式 AI 会再次把公司推进舆论的深渊。

这些顾虑一度让 Meta 内部的 AI 战略蒙上阴影。2022 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 AI 研究员,对公司在 AI 领域的未来感到怀疑,因此选择离开 Meta。OpenAI 于 11 月发布 ChatGPT 后,更多员工离开了。

OpenAI 的成功显然刺激了杨立昆和 Meta。今年 2 月,Meta 推出一项名为 LLaMA 的大模型技术,并且向特定人员开源其代码,允许开发者用 LLaMA 训练属于自己的聊天机器人。上个月,Meta 发布了首个“类人”AI 模型 I -JEPA,号称比生成式 AI 更准确和高效,一如既往,相关的论文和代码都开源了。

OpenAI 选择了闭源。杨立昆再次针锋相对:“开放会让研究进展更快,有一个更有活力的生态系统,每个人都能做出贡献。”

扎克伯格不久前公开赞扬了公司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进步。但别忘了,今年 2 月份,扎克伯格将 2023 年称为“效率之年”,Meta 裁掉了超过 11000 名员工,又陆续关闭了几个项目。

杨立昆吐槽竞品并为自家产品站台无可厚非,然而商业竞争终究看的是结果,人们也期待号称“AI 教父”的杨立昆最终能交出怎样的答卷。

36 氪旗下 AI 公众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 30 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原文链接:http://k.sina.com.cn/article_1750070171_684ff39b019018rcj.html

正文完
 
不知道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不知道 2023-07-05发表,共计2892字。
转载说明: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必删除。 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如无来源则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